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一章 上头来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我看到张伟将李远山五花大绑,嘴里也不知道被他从哪里找来的臭袜子塞住。

    这时我想起一开始出来的厉鬼,似乎是从他手链里钻出来的,我赶忙上前将他手上的手链摘下。

    好像只是很普通的木料做成的木珠,咦,不对,这应该是养魂木。

    很快,我看到一个木珠跟其它的截然不同,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细小针孔,还有一道道红色类似于血管的纹络,跟记载的养魂木差不多,加上厉鬼从其中钻出来,那肯定是养魂木无疑了。

    能够让鬼魅长期寄居的东西历来都很少,养魂木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我端详了一阵,然后又看向一旁的李思思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思思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我对着思思说了一声,就进了旁边的另一间卧室,里面只有一张床,很空旷。

    “刘哥。”思思怯怯的叫了一声,然后就低着头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送你回家?”我看着思思的样子,心里只有怜惜,原本一个花季少女,现在却落成这么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茫然,似乎极认真的想了一下后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我心里叹了口气,这个时候李思思的遗体已经火化,她的家人估计也已经接受了她的死亡,而且人鬼殊途,她如果回去只会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再者,没有了李远山,她甚至不知道还能存活多久,最后也不知道是投胎还是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她的声音变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如果不愿意回家,就先跟在我身边吧,对了,李远山是怎么控制你的?跟那个木偶有关?”想起之前李远山拿着的那个木偶,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思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我又去那屋把木偶拿了过来,问她,“怎么才能解除对你的控制?”

    “拔下额头上的那根钉子就行了,我的一魂一魄被钉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木偶,果然在额头有一根黑钉,想到思思有一魂一魄被钉在里面,我对那个李远山更恨了。

    找了把钳子,我小心的将黑钉取出,果然看到一道黑影从里面钻出来,接着飞入李思思的身体里,而她顿时露出舒爽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如果长期附身在纸人,或者木偶上会慢慢消散的,这是养魂木,对鬼魂有好处,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面吧。”我晃了晃手链对着李思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哥,谢谢你。”思思来到我面前,异常认真的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谁让我是好人呢?”我对着她眨了眨眼,就看到她像被说中什么心事,快速低下头,然后身子一晃,化成一道黑影钻进那枚拇指大的养魂珠,原地只留下那个半米来高的纸人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纸人,除了纸有些特殊外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,难道跟这些花纹有关?我又发现纸人身上画了许多细小的花纹,看上去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我不再理会,不过想到以后思思可能还要出来,如果有纸人的话会方便很多,心里就决定等会把纸人也带回家。

    最后,我看着手链,心里突然一动。

    这个手链之前一直被李远山戴着,虽然我说不上有什么洁癖,可也总觉得心里不舒服,这个时候我不禁想起当初思思留下的那根红绳,此时正静悄悄的躺在我的兜里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我掏出红绳,把手链剪断,只留下那枚养魂木珠,接着用红绳穿过,然后系在手腕上,打量了一下,我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当看到我一个人回来,张伟不住的往我身后瞅,似乎在疑惑李思思怎么没有跟着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看了,没人。”我拍了一下他,没有看到齐燕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燕子呢?”

    “上卫生间了。”张伟朝外指了指。

    我突然又想起刚刚惊鸿一瞥看到的那抹湿痕,难不成她真的?

    齐燕很快就出来了,估计也不敢一个人呆在卫生间里太长,或许是因为有了怀疑,我看着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,目光也没多少掩饰的望向她的裤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齐燕感受到我的目光,小脸刷的就红了,恼羞的看着我,双手还不自觉的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姐,知道什么叫掩耳盗铃吗?我在心里腹议,不过却没有说出来,我可不想被这个丫头追杀,只能装作无辜的样子,“没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李远山醒了过来,一阵挣扎无果后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叫了,你那鬼已经被大爷灭了。”张伟看着李远山大大咧咧的吹嘘起来,好似那厉鬼是被他灭掉的一般,同时还抖了抖之前贴在他背上的镇字符。

    似乎看不惯张伟的嘚瑟样,齐燕上前将他手里的符夺了过来,重新装进口袋,有点被充公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远山望向我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